©朋友你听过吴韩这个CP吗 |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三十五题(1~15) 《主ALL韩/双叶有》

什麽都有,什麽都不奇怪√√√

详细一点的Tag大概就是:ALL韩丶君漠丶卢韩丶周韩ABO丶漠韩丶叶韩丶魏韩丶喻韩丶双叶丶张韩丶吴韩丶方韩 這些。

ALL韩&卢韩不打Tag了因為是混更(欸

我说有OOC跟有些很病你还要看我就不接受以此为前提的批评,嗯。


-


1.如果他们其中一个生了病《All韩》

>看(喂


2.如果他追杀他《君漠》


「大漠孤烟,你就别在躲了。这一点也不是你的风格,不是吗?」把玩着手中的千机伞,君莫笑四处张望着并开口道。

而躲在树後方的大漠孤烟神情紧绷的趁着对方的视角产生死角时察看着动静。

「不出来的话,我就去找你罗——」话才讲完,君莫笑的身影立刻的从自己眼前消失。

大漠孤烟那也只是愣了一秒,眼前又出现了花花绿绿的身影。

「找到你罗。」

突然的温度覆上唇,大漠孤烟愣了一下向後退了一步,但这丝毫不影响对方的动作,反倒是自身被迫靠上了树干。

舌尖硬是撬开了唇辫,往嘴里攻去。大漠孤烟挣扎着,但却无法将眼前的人推开。

缠绵的吻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大漠孤烟脸上浮现一层红晕,也已经有些站不稳脚,身体自然的往树上寻找支撑。


两人的唇分开後,大漠孤烟早已摊软了身子,但眼神依旧瞪着对方。

只见得手的人一脸坏笑。

「谢谢招待。」

「滚!」

(就是要把这题写成甜的!)


3.如果他们是师生关系《卢韩》

>看


4.如果他是个高手


对我来说原作中,他们都是高手,这题跳过。




6.如果他们生活在一面镜子的两头《漠韩》


韩文清知道大漠孤烟有自己的意识这件事是在某次比赛场上。

当大漠孤烟首当其冲的干掉两名对手後终究还是被对方的刺客成功带走,成为霸图里第一个死去的人。

第六人入场,韩文清坐在比赛台里以上帝视角看着比赛,虽然因为自己是霸图队长这样的重要性,他也不是第一次成为第一个下台的人,但终究还是会有那麽一点失落。

专心的看着比赛以及聊天窗的韩文清突然看见自己的聊天窗却突然跳出一句「别失望。」

发言人是大漠孤烟。

照理来说已经被打死退出的选手是不能打字的,而且韩文清自己根本没有动过键盘。

这是怎样?游戏Bug?

但其他人却好像没发现似的依旧进行着战术对话。所以,这是自己才看得见的?

「你是最强的。你看你不是带走对方两个人了吗?」鼓励的话继续出现在聊天室,韩文清疑惑,於是敲起键盘,也不管可不可以送出消息。

『你是大漠孤烟?』虚无的字在按下Enter键那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聊天室新出现的字。

「是。」


自那之後,韩文清就喜欢跟大漠孤烟进行没有声音的对话。跟他讲日常琐事,跟他讲比赛结果…从东聊到西丶再从西聊到北。

就算只是自己在欺骗自己也罢,有个了解自己的人跟自己聊天,终究是愉快的。


就算其实两人间有个萤幕阻隔着,但他们无疑是最靠近的两人。

直到荣耀关服的那一刻为止,都会是。


「韩文清,我喜欢你。」

『嗯。』

「再见了。」

『我不会忘记你的。』


7.如果他穷的吃不起饭了《叶韩》


「老韩啊,一起吃饭不?」特别设置给对方的QQ通知声响起,韩文清点开了视窗就是看到这句话。

「又没钱了?」两人也相处了几年,韩文清知道对方的薪水原本就没很多,更别说他就像个好人一样总把自己的薪水像水流一样的给需要的朋友,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也要留一些过活。

「呵呵,老韩还是你懂我。」

「告诉过你几次,要自己留一点钱。说到底你这身价去跟陶轩再要些钱也是没问题的吧?」

「免了免了。就这样说定啦,哥在饭店门口等你。」

「……OO饭店?」今天霸图才跟嘉世比赛,人会这样问当然是还没走。

当然,结局是嘉世赢了。

「嗯。」

「十分钟。」

「好。」

每问一次就会被这样劝一次,但叶修依旧乐此不疲的找韩文清请客也不怕被拒绝就是看准了韩文清不会拒绝自己这点。

当然,好老婆要从早培养起啊。


8.如果他杀了他之後发现自己还爱着他《叶韩》←這是哪个AU我也不是很清楚


叶修笑着将手中的匕首刺进了身下人的胸口。

「叶修……你这混帐……」韩文清一脸痛苦却又狠瞪着叶修,内心多少还是有些期望对方能突然有点良心把自己带去医院,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他妈──我是韩文清啊!」用着仅存的力气推开了叶修,但连带被拿着的匕首跟着拔出,反倒加快了出血速度。

「韩…文……清?──老韩?!」叶修出乎韩文清意料之外的好像恢复了意识,并且立刻抱紧了韩文清染血的身躯。

韩文清感觉到了丶听见了,然後笑了。

但叶修不知道韩文清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


韩文清记得,那天的天气很糟,天气预报说会下大雷雨。

「我去收个衣服,等等可能会下雨。」韩文清往房内说道,虽然他不知道叶修听不听的到。

只是就算韩文清将阳台上将还晒着的衣服收好了,房内的叶修都没有回应。

然後,叶修就这样从两人同居的房内消失了。从韩文清的世界消失了。

韩文清拜托了周围的亲友寻找叶修,但都没有消息。

就这样过去了半年。


谁会知道两人再度相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谁会知道,叶修这半年发生了什麽事。

没有人知道。

只能知道,叶修不记得韩文清这个人,然後还想把他杀了。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

「老韩──为什麽?!我干了什麽我……」

我爱你啊──。


9.如果他是巨龙


我看不懂题目,不知道怎麽写!!!!!!!!

谁来告诉我!!!!!!


10.如果他是他的房东《魏韩》


「房租呢?」韩文清挑眉,看着眼前那已经欠拖半年房租却丝毫无悔意的大叔。

「唉呦小韩喔,我们好歹也是交往中,这种事就……」魏琛的话在韩文清的视线下被打断,「好好好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家人──但这个月老夫真的手头吃紧…」

「你每个月都吃紧?」

魏琛这无下限的立刻点头。

「……唉。」韩文清当然知道,要从魏琛这收到房租是难上加难,更何况自己对对方是那样的纵容。

「小韩,老夫最爱你了!」一边说着,魏琛的手不安分的往韩文清身上摸了一把,随即被对方瞪了一下,但也没有特意阻止的动作。

「再也没有下次!」

「好好好。」你每次都这样说的。「今晚来我家吧?」

「滚!」


11.如果他在结婚前的单身派对上遇到他的,结果发生了一点变故《喻韩》


韩文清在一次因缘际会下被邀请参加了朋友的朋友的告别单身派对。

那个朋友是个话唠,也因为主角是他,整个派对上基本都是他的声音。

不过还有另一个声音,总是会劝阻那个话唠不要讲错话……之类的。

韩文清觉得那个声音很好听。

那个人叫喻文州,是个个性脾气都很好的人。


然後在派对的途中,趁着喻文州空闲着,韩文清向喻文州打了招呼。

喻文州点点头笑着回应。

两人其实没什麽共同话题,聊了十分钟便被各自的朋友拉了开来。

应该就只是会这样散场的。


两人在话唠的婚礼上又遇见了彼此。

这次,喻文州主动提出了交换手机号码的意见。

觉得对方声音很好听的韩文清接受了。

之後,韩文清很喜欢跟喻文州讲电话,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

喻文州总会给他很有用的建议,而且听着喻文州的声音感觉坏心情就会烟消云散。

韩文清没有发现自己是越来越依赖喻文州。


『文清,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

『是认真的喔。』

『嗯。』


12.如果他是幽灵《双叶》

※To@璃紫 ,这是年!上!叶修x叶秋,OK?


叶秋有个困扰,他打从出生时,就可以看见另一个自己。

不是双重人格,而是确确实实的另一个自己,对方叫做叶修,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叶秋觉得对方很讨厌,很喜欢欺负自己,却又比任何人都还要懂得照顾自己。


叶修总是以欺负叶秋为乐,他会故意把叶秋的东西藏起来让他找不到;

又或者故意去吓叶秋喜欢的女孩子,让对方再也不敢靠近叶秋;

又或者偶尔会吓吓叶秋,看着对方的反应哈哈大笑;

叶秋真的很讨厌叶修这样子做。


但,叶修又是那样的偏心丶偏袒着叶秋。

例如叶秋还是学生时,写作业写的太晚了,会被叶修逼去睡觉;或者因为被排挤而伤心,叶修会安慰他,然後私底下偷偷去吓那些欺负叶秋的人。

例如叶秋长大开始工作後,处理公事到很晚了,会被叶修逼去睡觉;或者上司的故意刁难丶下属的恶性抱怨让他感到心累想哭,叶修会安慰他,然後私底下偷偷去报复那些上司下属。

没有人知道叶修的存在,除了叶秋。


「叶修是存在的!你们都骗人!」叶秋只有一次跟爸妈吵过这个话题。

「叶秋,你到底在说什麽?不管怎样,你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

「我们再也不想听到你这样说,听到没!」

叶修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

而且那次,叶修没有去安慰躲在棉被里哭泣着的叶秋。


「叶秋,哥喜欢你。」大概是某次叶秋躲在被子里偷哭的时候吧,叶修这样对叶秋说。「唔丶──嗯?」

「不过,哥能陪在你身边的时间不多了。你要坚强起来,我无法永远保护着你。不过,要把我记在你心里喔。」

「咦──?!等等!!」然後叶修消失在叶秋的眼中。


隔天。

「妈蛋混帐叶修你居然欺骗我的感情!!!!!!!!!!!」

「早告诉过你,不要那麽纯情。」

「不过,哥说喜欢你是真的。接受不?」


13.如果他们结了婚,正面临某些婚姻危机《张韩》


「韩文清,我跟你说过11点就要去睡了!」

韩文清自从跟张新杰在海外登记结婚後,便搬回国开始同居生活。

只是两人最近开始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就开始吵架。

例如张新杰特别规律的作息,使得韩文清跟着规律。

例如两人说好分别要负责的家事,可能会因为某一方工作繁忙而落到另一方身上。


一开始这些都不算什麽。

只要有爱,什麽都没问题的吧。

处於新婚期的两人就算有什麽不愉快也只会往心里塞,但久而久之总会有些摩擦,两人都不是那种会撒娇认错的小女人,只要认定不是自己的错那头是不可能低下来的。

「我跟你说过我晚上要去应酬,这是不可抗力。」

「你每天都这样说,韩大老板事业做很大?」张新杰的脸半黑着,不开心的看着坐在沙发上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的韩文清。

「我说的是实话,我没理由骗你。」

「很好。」张新杰的话简短的令韩文清愣了一下,以为对方真的生气了便转过头望去,却只看见对方清澈的瞳孔,和感受到温暖的气息覆盖住嘴唇。

张新杰的舌往韩文清嘴里伸去,两手也是抓住了韩文清的双手而没闲着,两人的动作瞬间就形成了一种充满色情的艺术画。

直到张新杰放开了韩文清,唇离开了唇,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通红的韩文清。

「我今晚就让你连门都出不了。」


14.如果他们老了《吴韩》

※吴雪峰x韩文清

※爱吴雪峰一万年!!!!!!!!吴雪峰也181喔!!!!!!!(所以呢

※To@弥也 


韩文清跟吴雪峰其实一直都有再联络,这很少人知道。

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其实是恋人。

所以当韩文清退役时,看见吴雪峰的简讯时,脸上浮现的是淡淡的笑容。

『今晚吃大餐,早点回来。』


「不是出国了?」韩文清打开家门,美好的饭菜香立刻扑鼻而来。

「一个星期前回来的,谁晓得你刚好退役了。庆祝庆祝。」温柔的声音从餐厅传来,然後人才出现在韩文清面前。

两个都一米八出头的大男人站在只供一人踏足的玄关,还真的有些拥挤。

围着围裙的吴雪峰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韩文清感叹。

「怎麽了?」吴雪峰见韩文清一点动作都没有,开口问道。

「没事,去吃饭吧。」

「等等,先洗澡吧。一整天下来流了不少汗吧?这几天是很热的。」也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吴雪峰将韩文清手中的包包等通通接过,然後把人拉到浴室门前「衣服都帮你准备好了,快点洗完才能吃饭喔。」

「……好。」


「小韩,我跟你说……」吴雪峰在韩文清踏出浴室时立刻把人拉到一旁擦头发,温柔的像个妈妈一样,不过又有那麽一点不一样,韩文清这样觉得。

不过韩文清还是很乖顺的任对方摆布。

餐桌上,吴雪峰温柔的嗓音不时响起,韩文清对此只是点头回应着。

「小韩,怎麽了?」

「…?没事。」韩文清有点窘迫的回应,不过吴雪峰是怎样也不肯相信。

「韩文清,你怎麽了?」

当吴雪峰叫到韩文清的本名的时候,韩文清就知道对方有点生气了。

「真的没事,你先冷静,别生气。」

「你一副不像没事的样子,干麻?有心事,跟我说啊。」

「只是,很感叹啊──十几年,就这样过了。我们都老了。」也已经而力之年了,接下来的时代就轮到年轻人来继续了。

「对阿,不过,我还有你阿,你也还有我。」

吴雪峰的笑容真的很温柔,总是像太阳一样温暖别人的心。

所以自己当初才会陷在这样的笑容中吧。

「所以,你再不吃饭的话,就换我吃你罗?」


15.如果他第一次看见他时,他因为某些原因裸体《方韩》

(原题是在裸奔但这太桑心病狂所以改了233333333)


「干!你是谁!!为什麽没穿衣服!!!」方锐尖叫,谁叫他才打开房门看见的就是一个裸男正拿着浴巾擦着身体的美好风景。

「这是我房间。」拥有姣好身材的裸男皱眉,但好像不怎麽在意自己被对方看光。

「……屁!这明明是696号房!」方锐不信,然後拉开门确认。

门上写着的却是969号房。──干!

「…兄弟,对不起。」

「我叫韩文清,谁跟你兄弟。」韩文清皱眉,此时他已经用浴巾包住了自己的下半身。

「…我是方锐,真的很抱歉。我住696号房,如果你觉得自己心灵受创需要赔偿,可以来找我但请不要提太高金额──」

「闭嘴,滚。」

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韩文清?」方锐推开房门,看见的是昨天才刚认识的人。

「我缺个伴,你不是要赔偿我?陪我吃个饭局,结束後这一切就算了。」韩文清相较於昨天的全裸,現在身上穿的是西裝,方銳見了內心還覺得有些帥氣。

這實在太不科學了。

「喔丶恩。」

然後方锐才知道对方居然是要去相亲。

怎麽相亲会找自己当个伴啊?!


「小姐,如你所见,他是我的男人,你可以滚了。」说这句话的,是方锐。

方锐也不晓得自己干麻那麽听话,但是看见眼前跟韩文清相亲的女人长的一脸让他很想揍下去的样子时,嘲讽的话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韩文清甚至连一句话都还没说出口,那坐着的女人脸色已经一阵青一阵黄。

「是听不懂中文吗?要我说英文?」方锐继续嘲讽道「Lady……靠!」

话才讲到一半,方锐就被推开来,那女人也已经跑走了。

「OK,你我互不相欠,掰!」才打算冲回房间,方锐的手又被抓住。

「我们可还没吃到饭呢,欠我一顿饭局,记着。」


「我说,我们已经吃过几顿饭啦?亲爱的。」

「闭嘴,吃你的饭。」


《16~35 TBC》


评论(4)
热度(172)

全职放置

👉All韩,推广吴韩中
👉现在未完成的都是坑
👉未来会不会补都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