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听过吴韩这个CP吗 | Powered by LOFTER

韩老师,我喜欢你《卢韩》

※如此神奇的CPso...不能接受者沒人叫你看 不会写肉(泥垢)所以写个纯情点的^////^

※CP:卢瀚文x韩文清,应该混有些微双花和少到看不出来的叶→韩&喻黄喻,都可以接受再看^q^

※完全就是个拉郎配,介意or雷者请勿往下

※学校师生PARO

-


韩文清是荣耀国中的专科老师,负责教地理的。

荣耀国中至今创校才短短十年,韩文清是这十年下来还待在学校教书的首届教师之一。

韩文清有着一张让学生看见就会下意识把自己犯下的错说出来的脸,也因此不少被初次看到他的学生问过「老师你是训育组长吗?」之类的话,而这种事情也常常被同事拿来当饭後茶馀的话题谈论。

但就算这样,总的来说,韩文清是个同事或学生间皆公认很有原则丶一如既往的好老师。 


xxx


韩文清最近有个烦恼。

他在上G班的课时,总是可以感受到一股炽热的视线盯着他。

如果是认真向上的好学生当然是没少遇见过,但那股视线明显的是盯着他看而不是一般学生认真求知的眼神--教了十年书的韩文清可以辨别的出来。

但就算如此,韩文清还是没有办法阻止那位学生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因为那位学生的成绩并没有因此而滑落,甚至可以说是名列前矛。

那位同学,韩文清查过後发现他是个跨年级提前就读国中的资优生,叫做卢瀚文。


午休时间,大热天的户外是让人一秒都待不下去,老师们此时都是躲在开着冷气的办公室内聊天吃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韩文清没想到你也会有这天!」听着韩文清严肃的讨论这件事,笑的正欢的是第二届就进来教书的张佳乐。

张佳乐原本是带班班导,但上一届带的K班毕业後,基於规定,张佳乐必须改当一年的专科老师才可以再回去带班,於是他现在是公民课的专任教师。

张佳乐在学生群中有着异常高的人气,跟学生的相处就像朋友一样,据其他老师说大概是因为他上课总是不照着课本上,课程内容十分创新有趣,学生很喜欢--不过也有部分女同学说因为老师长的很帅云云。

「乐乐,你太夸张了。」坐位在张佳乐旁的是教历史课的孙哲平开口道。

韩文清也是黑着一张脸看向张佳乐,这才让张佳乐的笑声停止。

「咳丶好啦。韩文清你说那学生是不是喜欢你啊?」

「……啊?」

「喜欢你啊,才会那样看着你吧?总不可能是那麽喜欢地理课吧?…靠!很痛!」话才讲到一半,头却被打了一下,张佳乐立刻抱头大喊。

「谁叫你说同学们不喜欢地理课。」看着活该被打的同事,其他老师们都一脸幸灾乐祸。

「同学们更喜欢公民课!!!」张佳乐回吼,不过他说这话倒也没人可以反驳。

「好啦好啦要打钟了,乐乐我记得你下堂有课吧?」最终依旧是孙哲平跑出来当和事佬,其他老师看在孙哲平的面子上也是一哄而散,有课的去准备上课丶没课的就打算睡个觉或者滑起手机。

「是啦是啦,大孙你把我的课表记那麽熟干麻……」

「呵呵。」

「总之,文清你自己注意点吧。」当孙哲平熟练的拿起张佳乐的教师用课本及上课用的东西并把人推出去时,回头望了一眼韩文清并道。

韩文清点点头,低头看着自己的课表,而下一堂的表格内写着上课地点:G班。


「老韩?孙哲平要你注意什麽?」

刚盖上的门又被推了开,踏进来的是负责教音乐的叶修。

很是熟悉的向其他老师挥了手打招呼,而後一点也无犹豫的往韩文清的位置上走--然後坐在韩文清隔壁办公桌上。

「没什麽重要的。倒是你,来这干麻?」音乐科的办公室跟社会科的办公室可是拥有全校内最远的距离。

「…来吹冷气?」叶修很机车的冲着韩文清笑道。

「别跟我说你们办公室没开。」韩文清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但到底他也是习惯对方这样无来由的来找自己聊天,毕竟十年过去了,一样还待着教书的老师就只有彼此了,偶尔他们也会聊聊第一届刚立校时的趣事,或者其他同是第一届但不是退休就是离职了的老师…这些回忆只有两人有。

「老韩,说说吧。发生什麽了?」叶修随手点起了菸,这举动立刻引来某些老师的不开心。

「叶修,要抽出去抽,这里是冷气房!」

叶修耸耸肩,也不顾意愿径直地拉着韩文清离开了凉爽的办公室。


然後韩文清把事情从头到尾都说给对方听。

「老韩,注意点。现在的学生都怪怪的。」菸不知觉间已经抽了两根,正要拿出第三根菸时,却被韩文清制止。

「叶修,别忘了学校禁止吸烟,刚刚是上课时间还好,但五分钟後就要下课了,如果不怕被抓到的话你就抽吧。」

「我要去上课了,你也快去吧。我记得你等等也有课?」

「真感动啊老韩,你居然记得我的课表。」

回应叶修的只是一段沈默。


xxx


踏进G班後的韩文清今天却意外没有收到炽热的目光,往卢瀚文的位置望去,位置却是空的。

「今天接上次上到的部份,各位同学请翻开课本第152页……」

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头,丝毫没发现台下同学看见韩老师皱眉後惊恐的表情,韩文清依旧继续讲课。

「…中国西部地区天气--」

可能是韩文清一脸不爽的表情影响到全班同学,上课时除了偶尔的提问跟书写声外是那样的安静,同学们丝毫不敢在私底下偷偷说些什麽悄悄话,只怕会让韩老师的表情更可怕。

虽然他们真的不知道为什麽老师会生气。


「欸文州文州你说今天韩老师发生什麽事了阿一整个表情超可怕的欸而且他好像刚踏进教室的时候还看了一下瀚文的位置,要不是瀚文刚好去保健室否则可能也会被吓到吧我说--」刚打完下课钟,全班同学都觉得这四十分钟好比四个小时一样长久。虽然刚刚上课时不敢闲言闲语,但下课後就是学生们的自由时间,G班以话唠为名的黄少天是一秒都无法阻止自己的嘴巴开口道。

「同学。」

当黄少天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同学们脸色都不太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听到了声音,黄少天一脸赴死般的往後转望向叫着自己的人--韩文清。

「老师…有什麽事吗?」妈蛋妈蛋这群没义气的同学居然也不告诉自己老师还没走,回头就找他们PKPKPKPKPK--

「你刚刚说卢瀚文同学…在保健室?」韩文清的表情又沉了下来,让周围看见的同学又是一阵惊恐。

「是阿是阿老师,一早瀚文好像肚子不太舒服然後刚刚午餐也没吃就直接去保健室了不知道是怎麽了真是让人担心呐…欸老师人咧?」

「少天,老师已经离开了。」周围的同学早已鸟兽散,喻文州笑着回应道「应该是去找小卢了。」

「嘛丶这样就好--瀚文如果成功了回来就叫他请我吃三天的早餐顺便连文州你的一起,让我这拥有杰出口才的人帮他打情场真是浪费,到底瀚文怎麽会喜欢上那种可怕的老师啊文州你说现在的小孩脑袋到底在想什麽啊?」


xxx


韩文清是一脸慌张的推开保健室的门。

好险这时保健室老师正巧不在丶也好险这时没有其他学生,所以是没有人被这张脸给吓到。

「韩老师?」

「……卢同学。」韩文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一头热的就跑来了保健室,然後又是立刻怪罪於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害自己也开始想东想西的张佳乐。

「老师你来看我嘛?!」卢瀚文此时是躺在保健室的病床上,但看见韩文清踏进保健室後原本躺卧着的身体是立刻很有精神的坐了起来。

「上课时想说怎麽没看到你,听同学说你来保健室休息,就来看一下。」韩文清回道,「是哪里不舒服保健室老师有说吗?好点了没?」

老师关心学生,天经地义。没错。韩文清尝试这样说服自己。

「只是老毛病犯了而已,休息一下已经好多了。」其实原本不打算请掉地理课的,毕竟是韩老师的课阿──但谁让自己肚子痛到只能趴在桌上像一副尸体,那还不如来保健室休息下「谢谢老师特地来看我,我很开心。」

「没事。你继续躺着休息吧,我这就走了。」确认完卢瀚文的情况後,韩文清是碎碎念的责怪着保健室老师没尽到责任居然就这样丢着一个病人跑不见人了等回来一定要说一下,转身打算离开了。

「韩老师……!」卢瀚文此是很是心急,也不管自己还坐在床上是立刻跳了起来拉住韩文清的衣服。

於是脚踩在软垫上而重心不稳的卢瀚文是直接往韩文清的方向跌去。

「唔──!」没有想像中的硬呢地板。这是卢瀚文的第一个想法。

然後他才发现自己是倒在韩文清的怀里──靠靠靠靠靠!!!!卢瀚文内心一阵激动,但激动归激动,身子是立刻爬了起来然後道歉。

「老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

「没事。」韩文清虽然内心是被吓到了,但表面上也是看起来还好,此时只是轻声道。

「老师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老师你先别开口!」

「韩老师,我喜欢你!」下定决心,卢瀚文大吼道。

「……」然而空气中只是一阵沉默。

「果然老师不能接受我这种小孩吧……」等不到任何回应的卢瀚文是快哭了。

果然自己根本不该如此莽撞的,说不定人家老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在那边一厢情愿的告白果然……

「恩,对不起。」韩文清的声音从卢瀚文的耳边传来,不过那句话蕴含的意思卢瀚文显然是还不懂,眼泪那是听见後一秒就迸出来了,但随之感受到的却是对方温暖又充满安全感的拥抱。「你还太小了。」

「等你长大一点再说吧。」

……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所以,别再哭了。好吗?」

恩。


xxx


然後在保健室门外的张新杰──保健室老师表示眼睛很痛自己到底什麽时候才可以进去。


《End.》


作业做不完的节奏…orz  老师勿当我…quq

下一篇是建立在同个PARO的叶韩(不是打酱油的了!)or前陣子被安利的老板韩之类的…(?


评论(9)
热度(65)

全职放置

👉All韩,推广吴韩中
👉现在未完成的都是坑
👉未来会不会补都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