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听过吴韩这个CP吗 | Powered by LOFTER

病01 《all韩/張韩/乐韩/霸图韩》

这篇终於耕完了嗷呜呜继续耕蓝雨韩233333

话唠的黄少一定字数跟脑洞又要一起爆炸了吧_( :з」∠)_

-

※只是想写生病虚弱的老韩…!

※all韩小伙伴求勾搭

※CP主all韩嗷呜呜!此篇霸图韩主!

之後有想看什麽CP的可以评论说一下233

然!後!我!要!说!之後会有吴雪峰马麻客串!突然爱上了所以!



※肉什麽的不可能会有的哇哈哈哈你们这群人想对生病的老韩干什麽2333


-


韩文清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

至少在目前的霸图战队,基本没人看过自家队长生病;甚至可以说,在职业选手中,听过韩文清生病的人屈指可数。


十二赛季,霸图的擂台赛中,韩文清无疑是首擂大将,但当韩文清上场时那脸比平常还要黑的不可思议丶根本让看见的人是直接奉献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就算如此异常,众人也只是怀疑可能队长今天心情不太美丽,而鼓掌看着自家队长踏进比赛台。

对手是个公认的弱队,这场比赛基本上毫无悬念的会是霸图胜出,但当比赛开始三分钟後,大漠孤烟却开始闪不过对方拙劣的低等技能攻击时,众人才发现了韩文清的不对劲。

「大漠孤烟居然被一个明显可以闪过去的天击击中了!」

「韩文清今天有点……不在状况内?」现场转播的人说出了现场所有人的心声。

「大漠孤烟居然就这样不动了?是在观察情势?…」转播的视角立刻转到了大漠孤烟的,但大漠孤烟的萤幕是一动也不动。

周围的粉丝们开始躁动,转播的人也是一脸茫然不解,而更加不知发生什麽事的霸图战队内也是一阵哗然。

「队长怎麽了?」「新杰,不大对劲阿。」「要不要去比赛台看一下?真的乱不对劲的。」

张新杰头脑转了下,便点点头欣然接受建议,而後转身找向裁判。

「现在收到最新消息──霸图战队要求比赛暂停,而鉴於大漠孤烟确实有些不对劲,裁判也接受了要求……」转播方立刻的表达了裁判传来的消息。

接下来是张新杰快速的走向比赛台,一直跳动着的眼皮让张新杰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在裁判的带领下,阻隔里外两边的门终於在霸图队员中开了。

而印入眼帘的,是满脸红通发烧着,昏倒在键盘上的韩文清。而对方手中还坚持着的握着滑鼠,表情痛苦似的眉头深锁。

张新杰後来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从来没那麽失态过。

──「快点丶救护车!」


-


由於韩文清被送了医院,霸图队员是一致的无心再比赛,比赛也只好被迫暂时取消,择日再比。

医院方表示韩文清是感冒了,而且可能有好几天了,都没好好照顾自己还放任不管才会变成如此严重。听见医生这样说的张新杰和队员们内心是一样的纠结。

这几天就要比赛了,理所当然的大家都是如火如荼的加紧训练,也就没那时间去注意到其他人的状况。而为了不打扰其他人练习,韩文清势必也是直接无视自身的健康状况,若是有吞几颗药就好了,但眼下的情况看来是没有。

韩文清的父母听见这消息也是急忙的就到了医院,而这一问之下张新杰才知道韩文清是个很久不生病,一生生重病的标准类型。而也有话说长越大生病越是不容易好,这下只差几岁就要踏入三字辈的韩文清生了病,家里二老都是忧心忡忡,深怕会有什麽後续影响自己儿子。

霸图众人是想待在自己队长身边的,但医生那是一百万个不建议,於是当一群人决定要住下来时便被逐出了病房,并同时宣告平常只准韩夫妇留下。


第二天,第一个拜访韩文清的是张新杰。

当规律的敲门声响起时,韩文清正躺在床上睡的正熟,所以前来应门的是韩夫妇二人。

张新杰在两家长准许下靠近了病床,同时瞧见了韩文清安稳睡着的模样。

就算韩文清平常也是住在霸图队舍,但是睡一人房的,平时能看见自家队长睡颜的时间也只会是趁休息时间打个小盹的模样,也说不上是熟睡,而且只要稍微有个动静就会被惊醒。

因为生病发烧的关系,韩文清的脸庞微红,但跟在比赛台上发现时的脸色相比已经好了许多。平静的睡颜让平时该有的霸气收敛了许多,也没有了那让人一看就会想把钱包交出去的钱包脸,更可说是温和了许多。

「唔…」打从踏进门开始就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对方的张新杰,突然听见床上人的呻吟,却是显露出难得的慌张神情,「水…」

二老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离开了病房,张新杰四处张望着才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一罐温水,这才悄声的倒了杯水然後坐置床上将意识不算清楚的韩文清扶起。

「队长,水在这。」虽然不知道对方听不听的到,但张新杰依旧道。

但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张新杰皱起眉头,拉起韩文清的一只手往水杯摸去。冰凉的感觉让韩文清乾涸的喉咙顿时有了目标,很是急忙的拿起来倒。这举动是吓坏了张新杰,愣是抢回水杯,然後一边感慨着怎麽自家队长生了病就像小孩一样一边拿起杯子像喂小孩般的缓慢将水道入对方嘴里。

喉咙中的燥热不再,韩文清皱着的眉头这才舒展了开。

平常并无法看到自己队长这样毫无警戒的样子,也不曾仔细看过对方的脸,於是张新杰是把水放回桌上後开始端详了起来。

韩文清的睫毛比一般男性都要长又密,整个五官也显得深邃,眉型是往上挑的。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在皱起眉头时有些可怕。

韩文清有着大家都认为与外貌不符的名字,但张新杰却觉得这名字取的很好丶很符合。

虽然韩文清常被说是钱包脸,但张新杰是从来没那样认为过,对这种话有时候甚至会觉得生气。队长明明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如果不是很靠近丶很了解他的人一定不知道。为什麽大家总是以貌取人呢?就像这次,明明生病了,却也只是怕影响大家比赛所以什麽都不说。

还有很多次,走在路上帮助别人摆脱流氓丶悄悄的在巷子里喂食被丢弃的小动物……这些都是大家不知道的。

韩文清,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他温柔的方式,与众不同。

「扣扣丶──」被敲门声唤回意识,张新杰下意识以为是两位父母而站起身转头去开门,旋即吵翻天的噪音充斥在病房内。

「队长没事吧???!!!」踏进病房的是彼此还在聊着天的林敬言丶张佳乐丶白言飞丶秦牧云以及宋奇英等人,而其实喧闹的主因是来自於他们後方

几个偷偷摸摸的从训练营跟来的小鬼。

「你怎么也来了?」张新杰疑惑道,其他人他是能理解的,毕竟自己不是也来了吗?其他队员来探病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但林敬言这退役的人会来可就出乎意料了。 

「从其他地方听到消息,就打算来看看了。」 

「张新杰你这样就不对了,就算退役了也还是霸图的队员啊,还是你话中有话?」张佳乐一边回应一边往韩文清的病床靠近,而其他人也是跟上。於是对於林敬言来探望韩文清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张新杰瞬间觉得好险韩文清的病房是单人的,不然若有其他的病人,此时一定会严重抗议起。

「安静点就好。」推了推眼镜,张新杰道,他也了解这是队员们的一片心意,就像自己一样,他们都很担心自己的队长。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无法在专心练习。

「队长还好吗?」宋奇英看着韩文清,发问。虽然看起来是好多了,但终究还是要问一下的。

张新杰点点头算是回覆,「刚刚喝过水,跟昨天相比是好多了。」

「听说韩队是已经病了几天才会这样严重?」训练营的小孩此时却丝毫不经大脑的问了句「怎麽会都没人发现……唔丶」

「小安你闭嘴!」跟着来的另外一个小孩听到这是紧张的摀住讲的口沫横飞的人,「你是不知道…」

而阻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佳乐及接连着的话语打断。「是,这是我们的错。」

「我们一直在训练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队长的情况。」

「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却觉得应该是自己误会了而无视。」

「我们很对不起队长。」

「但这无法改变任何事实,所以我们接下来的比赛一定要赢。」

林敬言是唯一没有说话的,毕竟他不算是当事人,只是个『前辈』,看着终於发现自己讲错话的训练营小孩一脸铁青,他才笑着开口安抚。

「别在意,他们就是这样。早就在自责了,是需要有个人提醒他们一把。」

房间陷入了一片沉默,直至病床上有些动静。

「唔…张佳乐…?」


-


韩文清觉得头很痛,看着对手的战斗法师那拙劣的走位,心中又是第几次的感叹战斗法师不是叶修根本没什麽刺激感。

他知道他几天前开始身体有些不舒服,那天起床後才要站起身,却突然眼前一昏往地上倒去,终於站好身子往厕所走去,看着镜子中印有两个皱着眉的自己,喉咙乾乾的,头脑也昏昏沉沉,身子感觉很疲惫丶很重,量了体温,看见温度计上明显过高的温度韩文清才确定自己应该是惹上风寒了。

但他更在意的是即将到来的比赛,於是他无视之,没有跟任何人说。张新杰也没特别注意到,霸图依旧持续着正常的训练,就算接下来的比赛胜负是如此明显,但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就这样轻视对手。

然後到了比赛当天,一早起来韩文清觉得光是移动自己的身子就很难受,这几天下来他也想过吞颗药会好很多,但看着药盒标示着食用後可能造成嗜睡的说明,他犹豫了。

他是霸图的支柱,虽然不像到王杰希那样备受微草队员依赖,但十年队长丶十年支柱,他在霸图中有着是无法撼动的地位,只要他站出去,就等同於霸图。

要打败霸图,势必要踏着大漠孤烟的尸体过去。

将药盒放在外套口袋里,就是怕有什麽万一,但韩文清直到上场的前一刻,终究是没有动过。

眼前的萤幕不知不觉间感觉有了两个,韩文清的视线开始有些模糊,他轻轻啧了声,韩文清坚持着。除了自己敲打着键盘跟按滑鼠的声音外,选手台上是那样的寂静。

感觉手不是自己的,只是那样的下意识的在操控着。大漠孤烟的生命还有70%,相比之下对方的是已经红血状态。

天击--!一击低阶的天击,打上了大漠孤烟。


韩文清听不到场外的喧哗,听不到键盘声,更是感受不到自己在操控大漠孤烟的感觉。只是看着自己的视线渐渐转黑。

--不能,自己不能就这样倒下阿。比赛,还没完…


「唔…张佳乐…?」韩文清再度恢复意识後看见的不是医院内纯白的天花板,而是几乎整张脸快贴上自己的张佳乐。

「阿,韩文清你醒了?」张佳乐凑上去看着韩文清,几乎只差几公分两人的脸就可以碰上了,但张佳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没注意到,就以一种旁人看着很害羞的姿势抬手摸上韩文清的额头。「温度是降了不少,但还是比较高,你这几天生病了居然没有说啊?害我们吓的半死你说要怎麽赔我们啊?」

「那样的弱队你不上场也没关系,干什麽自己在那边硬撑啊?也不吃药,到底在干什麽。」

「…抱歉。」

「要是你抱歉就可以抵消你的错误,那就大错特错啦。」张佳乐的脸终於是不再那麽靠近韩文清的,但出口的话让韩文清饶是愣了一下而後抬头望着「这当然是──骗你的。」

张佳乐脸上带着恶作剧成功的笑容,韩文清觉得头又更痛了。

「他的意思是说,下次如果又生病了一定要说出来啊。」林敬言看了看张佳乐,又再看了看韩文清,终於是开口道。

「不然我们会很担心的。你瞧,连我这退役的都回来了,你这队长可真是让人放不下心阿。」虽然他退役了,但毕竟也还是霸图的人嘛,何况QQ群也没退掉,发生什麽事了群里消息可是传的飞快──

「说起来,其他人也听到消息了。」报备似的说了声,林敬言思考着其他战队的人跑过来探病的机率会是多大。

「让你们担心了。」还是有点头晕。

韩文清移动自己的身子想要爬起身,而这举动引来了房间众人的惊慌。

「队长你要做什麽?!」拥有最大反应的是宋英奇,几乎是一秒人就贴上了韩文清的病床并把对方压回去。

「……」虽然其他人也分别有不一的惊恐表情与动作,但反应这样大彷佛自己是个易碎的人偶一样是怎样?「我只是想去个厕所。」

感受到自家队长的视线,宋奇英这才尴尬的收回手,脸是感到抱歉的有些微红。

「队长,对不起。我反应太大了。」

「没事。」韩文清再度起身。但当他刚站直身子时眼前的世界便晃了一下,一付随时又会再昏倒的样子,众人见状又更是紧张了。

「队长我扶你吧?」宋奇英道,也不给对方机会,就直接凑上去扶着。但那相差了八公分的现实摆在那,宋奇英终究是有点勾不大到。

这样的动作让两人看起来是有点蠢的。

「…我来吧。」张佳乐也是看不下去了,这里身高扣掉韩文清次高的就是他了,宋英奇虽然内心及表情显露出了那一点点点点点点的不甘心但他还是让张佳乐接手。

韩文清这才在搀扶下缓步走到了厕所。

「我说,张佳乐你太过分了。好处都给你占尽了。」厕所门才刚关上呢,林敬言就立刻发难了。

「哼哼?自己身高不够怪我吗,你跟韩文清可是有着六公分的差距呢嗯哼哼。」

「严格说起来我跟你也只差了一公分。」张新杰道。

宋奇英只是站在旁边沉默不语,而跟来的白言飞跟秦牧云是从头到尾都不敢说话的,虽然秦牧云是比韩文清还要高没错,但在其他大神面前谁敢去抢这个名额阿喂,要是真的那麽直接的去抢了虽然韩文清不会介意这种事但其他人回去後一定会讨伐自己的……性命为重啊。

「先抢先赢。」张佳乐耸肩。

「啧。」

三人就这样成对峙状态直到韩文清踏出厕所,还是有些昏沉的韩文清这次在表示意愿的张新杰搀扶下躺回病床上,而後表示自己想要休息下问着他们是打算回去练习还是待着。

「队长请多多休息,身体健康为重,我们就不怠慢训练,先走了。」白言飞跟秦牧云是找到救世主般的一秒开口回应,而後两人也是快速的离开了病房。

「队长请让我留着,我不会吵到您的。」宋奇英道。

「留着吧。」「我留着。」「反正闲着也闲着。」张佳乐丶张新杰及林敬言也是接连表示立场。

「……」韩文清也不方便说不,头痛的感觉让他无法再多作思考,只是随意点了点头又打算再度入睡。

毕竟睡觉是最好的良药对吧。

不过韩文清这才眼睛眯起,意识渐渐飘向远方,又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这下留下的四位霸图人都是皱起了眉头然後露出一脸不爽,在韩文清因为没断掉过的敲门声而打算睁开眼睛看看来者是谁时,就被阻止了。

「继续休息吧,我们去看看是谁。」张新杰道。

然後他叫了张佳乐去应门。而张佳乐是他们里面脸最臭的。

「谁啊?吵到病人睡觉了是不知道啊?」粗暴的打开了门,张佳乐很是不客气的开口道。

「靠靠靠张佳乐你居然在这里?张新杰林敬言宋奇英你们也都在?我擦医生不是说霸图的人回去了吗?队长队长你说医生骗我呢是吧居然欺骗我这个剑圣回头找他PKPKPKPKPKPK──」

「少天,这里是医院。而且医生不一定有玩荣耀。」

於是黄少天闭嘴了。

「黄少天?喻文州?……你们来干麻?」

「如你所见,探病啊。」心脏如喻文州,手上是提着『探病』用的花篮及水果篮,这时是提起来给对方看见。

「探什麽病?蓝雨这是打算让我们队长无法痊愈好夺冠啊?我看水果里定有下药,这可吃不得。」张佳乐原本就不是很开心了,此时更是垃圾话接连的发泄。

「恩。」其馀三人没说什麽,但那表情明显表示他们跟张佳乐的想法无异。

「哎呀,这是谁呢…?」尚未关上的房门又是被推了开来,此时走进来的是韩文清的父母。

「伯父伯母好,我们也是职业选手,虽然不同队但也是韩文清的敌人兼朋友呢听说韩文清病倒了特地带了鲜花带了水果请了假从G市搭了一早的飞机飞来探病呢请一定要收下阿。」黄少天抢先发挥语速开了口,然後将喻文州手中的花篮水果篮阿都抢去递给二老。

「…张新杰你是知道来的人不是伯父伯母才叫张佳乐去应门的?」林敬言此时见况是悄声的询问道,张新杰也一点都不马虎的点头。

「怎麽知道的?」

「敲门声。」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如果是伯父伯母,不可能会一直敲,一定是敲几下就会直接推门而入了。──而且不会敲那麽急。」

战术大师就是这麽回事了吧。林敬言觉得他们真的心一个比一个脏。



《TB到底有沒有C》


霸图韩的部分到这里暂时告一段落啦,之后蓝雨韩(喻、黄、卢呵呵)跟著上线--不过不定时还是会穿插著张韩啦乐韩啦林韩啦宋韩啦之类的呵呵

评论(16)
热度(224)

全职放置

👉All韩,推广吴韩中
👉现在未完成的都是坑
👉未来会不会补都是未知数